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宇歌的博客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日志

 
 
 
 

雨·知了·童年记忆  

2007-05-31 17:09: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知了·童年记忆

文/大宇

  望向窗外的雨仍在下个不停,时而象倾盘大雨,时而缓和,犹如那淘气的小孩子般耍着脾气。

 

窗楣上的塑料雨篷被雨水打得滴滴嗒嗒的作响,就象是奏着雨水交响乐,让人感受到平时少有的静谧,心境也变得宁静而致远。偶尔,老天爷也歇歇,太阳伯伯隔着天上的云纱露一下笑脸,只要太阳伯伯一出现,地面上的温度就立即上升,小区外山丘上的树林里的知了也不甘寂寞地趁机出来表现一下,知了知了知了的欢快地叫着,仿佛在提醒着人们,夏天已经来了。  

 

   进入了五月份以来的广州,雨仍在下个不停,月初时,受台风珍珠的影响,大风大雨的似乎恨不得一下子将过去连续三年的干旱所积聚下来的废气尘埃一扫而空,台风过后又连续下了几场大雨,受到雨水的冲刷,整座城市到处都显得干干净净的,就连小区外那条平时终日污黑发臭的小河涌,也恢復了以前自然生态的状况,水质是淡黄色的,涌边的杨柳樹枝在风的吹动下,也轻轻的拂起了河涌的水面来,让这个只有几米宽的河涌,竟然也泛起了小波浪。    

 

  这条小河涌有着我太多的童年记忆了。

 

当年还是童年的我是经常来这里嬉水学游泳的。记得当年我还只有五岁的我时候,由于家父所工作的单位因照顾我们家里人多住房面积小,所以,就分配了这一套位于近郊的住房给我们,我们也因此由市中心的长堤路住所搬了过来这市郊居住。

 

分配给我们的这套住宅的格式很不错,是西德式的洋房有二房一厅,中间还有一个中庭厅,配有独立的厕所、冲凉房和厨房等,从此,我们便在这里扎下了根来,这条小河涌也多了我的足迹。    

 

  那个时候这边还比较静,只有一条公路通往市区,我们所在的小区这十座四层高的住宅大楼,就象鹤立鸡群般孤伶伶的紧挨着公路边,小区的东边是一条连接市区的公路,公路的另一边是二个大鱼塘,而西边和北面都是农田,那条小河涌就在小区的北面与珠江相连接,通向西面十公里外的一个树木多样性的自然生态园林,小区的南边是一个小山丘,山上种满了各种各样的树木,其中很多是过百年的榕树和白桦树,也有大叶桉树。    

 

 这个小山丘,原先是英国人在广州开办的学校校区和住宅区的一部分,紧邻的西边分别有一所男子中学和一所女子中学,这两所中学是广州最早的中学。若从小区后边的小路攀上落差约十米高的地方,便是这所中学的一座西式四层高教学楼的后面,教学楼前面有一条板石路可以分别通往公路、校区以及珠江边的一个游泳场。

这条石板路的二边分别建有七、八座别墅,这些哥德式的别墅基本上都是四层的,每座都有地下室,客厅里建有壁炉,屋顶有烟囱,七、八座别墅错落有致地分布在山丘上的小石路两旁,每幢别墅相隔至少也有五十米以上,空间开阔且空气清新。    

 

  在我读小学的时候,为了抄近路上学经常行经这条小路。同样是每年的五月天下雨的季节,照例是象现在的那样,时而睛天,时而下起了倾盘大雨,大雨过后,树上的飞鸟往往被雨水打湿了翅膀从树上掉了下来,遇到这种天气,我总是提早点上学,以便在上学的途中顺手捉一、二只小鸟拿回学校里玩。

  若是在睛天的时候,这里则是另一番景象。这里简直成了小鸟天堂了,每当行经这条小路时,都被四层楼那么高的榕树上的小鸟所吸引着,这里的小鸟不怎么怕人,它们时而轻快地跳跃着唱着婉转动听的歌,时而会毫不顾忌的向途经的路人拉屎尿,路人常常会被空中的鸟粪或榕树豆冷不防的击中头顶,令人防不胜防。

在早上上课前经过这条小路的时候,那情景更是美极了,还没来得及退去露珠仍挂在小路两旁的绿茵草地上,白白的云雾缠绕在大榕树上,让人有如沐浴在仙景中的感觉。大榕树上还挂有广播喇叭,在早上或课间经常会播放一些世界名曲,让途经的人们欣赏。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首舒伯特的小夜曲了,长大后为了缅怀一下儿时的情景,千方百计也要去买一张有舒伯特小夜曲的光碟,以作为有需要抒发一下怀旧情绪时的背景音乐。  

 

    回想起来,不知不觉间我在这条小石路上走过了十年的光阴。从小学阶段走到了中学阶段,直至在那所著名的中学读完中学为止。可是,现在想再走一遍已经不可能了,随着城市的不断扩充,那条小路已经成为了一间工厂里的便道,闲人是不可以随便进入的,只可以隔着工厂大门,远远缅怀一下这条给我留下美好回忆的小石路。  

 

  时代在变环境也在变,当年小区外的西面和北面的农田,如今已经变成了高楼大厦了,再也看不到昔日清澈的农田水,看不到每逢冬寒的季节在农田里结下的薄薄的冰霜。可是树林仍在,虽然已经被人为地分割开了,但每逢夏季不知环境已经变迁了的知了,仍然畅快地叫着,知了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