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宇歌的博客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日志

 
 
 
 

漂流的感想  

2010-07-10 22:04: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漂流的感想

 

   从小就喜欢游泳,也喜欢在水上漂流,年少的时候,每天放学以后大多是先到江边游泳才回家的。那时候的珠江水质比现在的清澈,依江而建的原培英男子中学游泳场,成了我一帮街坊小朋友最喜欢去的地方,每天的下午放学后,我们一帮同年的小朋友都喜欢聚集这里,一起游泳玩耍。这个依江而建的游泳池,虽然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但仍保留着当年沙滩岸边的样子,跳水台也保留了下来,可惜的是外面围江而建的铁栏杆在大炼钢的年代被拆除了,游泳池也因此变成了天然的江边游泳场。

 

那时候在珠江航行的船只,大多是运输沙石红砖等建筑材料的机动木船,每一艘运输船的后面都带着一艘小舢板。我们一众街坊小朋友都喜欢预先游到了江的中间,等候逆水而上的运输船经过,然后爬上船只后面的小舢板上乘坐,到了二三公里以外的上游,然后,顺着水流游泳回来,有时候也带上救生圈,浮在水面漂着回来。

 

后来到了爱做梦的年龄,常常幻想和心爱的人一起去漂流。七七年刚高中毕业后没多久,正愁着要上山下乡当知青,和爱人一起漂流的机会意外的来了。一个在市郊园艺场下乡,叫何山海的知青朋友,邀请我们到他下乡所在的园艺场里玩。他说园艺场就座落在珠江边,里面除了有很多园林绿化等小树苗,还有鸡场、鹅场、鸭场等养殖场,到时候除了可以请我们饱吃一顿鸡鹅鸭肉外,还可以带我们一起到珠江边划船,欣赏美丽而静谧的珠江夜景。

 

对于他的盛情邀请,我们当然是很高兴。这年的深秋,我们两男两女一行便应邀到了他所在的园艺场。

他并没有欺骗我们,白天他领着我们参观了整个园艺场,中午,让我们尽情的饱餐了一顿鸡鹅鸭肉,到了晚上他果真是找来了一艘小舢板,并亲自操掌搭载我们四人畅游珠江。

小船在他的努力下,一路逆水而上到了三四公里以外的上游才停了下来,然后,他任由小船顺水流漂着回到园艺场。就这样,来来回回的往返了好几趟,让我们充分感受着那漂流带来的乐趣。 

在那个经济不发达的年代里,这条珠江的支流沿岸基本上没人居住的。在宁静的深夜里四处都没有灯光,远处平静的江面上,月亮投射下的水面,银色片片,好一幅浪漫的水乡风情画。可是堤岸上那高高的竹林正发着“嘞嘞嘞”声音,却又令人感受到了苍凉。

 

没人控制的小船,在江中慢慢打着转顺流而下。我和辉哥一个坐在船头一个坐在船尾,各自拥抱着自己心爱的女朋友,时而窃窃私语、低声打情骂俏,时而拨弄船边的江水玩耍。只见独坐在小船中央的何山海,他一言不发的使劲的保持着小船的平衡,使得我们能安心的欣赏这美丽的夜景。本来,他邀请我们到园艺场来玩,是希望我们介绍一个女朋友给他认识的,可是女朋友没见着,却为我们辛苦了一整天,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挺难为他的。

 

自从这次乘船水上漂流看夜景以后,每年到了中秋节的时候,几乎都有乘船去漂流看夜景的冲动,可惜每次都因为钱的问题没能成事。再次体验水上漂流,已经是二十二年后的事了。

今年的夏天,单位里组织一年一度的职工旅游,旅游的内容是到从化的响水湾漂流。这次漂流的心情显然和上次的不同,最明显的感觉是,自己已经不是年轻人了,一同去漂流的也不是自己的心爱的人,他们大多是单位里的年轻男同事。

年轻人有活力,他们喜欢互相向对方泼水打水战,还互相竞赛划艇的速度。受到他们的影响,我也加入到了他们的打水战游戏当中,也感受到了游戏的刺激。可漂流到了终点以后又暗自后悔了起来。是啊,我们这样的奋力划艇,竞速向终点冲刺,到底为的是什么呢?我们不是来漂流的么?让小船自然而然的漂流到终点,慢慢的尽情的欣赏两岸的青山绿水和蓝天白云,不是更好吗? 

 

人生的路途,何尝不是像是漂流,换了另一个角度去面对,感觉就不一样,可惜人生只有一次。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